无情岁月有情

来源:佚名 人气:33801
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记录我从20岁至今和一些女人的事情,十几年来,   上的女人很多,但留下回忆的很少。此系列里仅把留给我回忆的有情人回忆下来   ,有的以性描写为主,有的以回忆往事为主。鉴于作者水平有限,文章定有粗陋   之处,望拜读者可以静而阅之,阅而懂之,懂而笑之。   一直对良家熟女情有独锺,当然独就独在一个『良』字。新华字典解释说,   良乃好的意思,而大家一致追逐的良家,当然是指性情好,没有欺骗,只有一种   追求简单的快乐的心思。?   而我对良家的观点则必须是已婚女人,有了家庭,便没有了乱七八糟的想法,   偶尔出一次轨,对于女人来说是种刺激,对于男人来说则是种成就。   卉姐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生于上世纪65年到75年之间的女人,很多地   方都结婚很早,卉姐属兔的,36岁,小孩已经14岁,在宝山一个小镇的政府   部门工作。   很多良家都有着类似的生活背景,生活安定却又平乏,照卉姐的话就是「和   老公做爱是例行公事,没有任何激情可言」,当然更重要的是卉姐缺少沟通和交   流,这便是征服良家最重要的突破口。   和卉姐认识是在一个很阳光明媚的午后,一句「窗外阳光明媚,你的心情是   否也是如此?」的好友请求,让卉姐欣然加了我。   我们自然而言的聊了起来,我健谈的聊天让卉姐很是喜欢,甚至慢慢留恋。   卉姐每天回到家就是买菜做饭,等老公儿子回家吃饭,然后收拾,睡觉,而第二   天,却有我在陪伴,海阔天空,虽然只是语言交流,却与卉姐无聊的家庭生活形   成了鲜明的反差。   一旦和良家聊起来,慢慢地加入感情因素,突破良家的防线便可指日可待。   卉姐开始说很喜欢我,当然,是喜欢我每天都会有时间陪伴她,但这绝不是我的   目的,我们的聊天中开始慢慢介入感情和性的成分,而后,这种成分占据了主要   空间。   一个申请了QQ号只为偷菜的良家妇女,一个平日生活中没有多少色彩的贤   妻良母,当她遇到了一个可以和她倾心交流的男人,感情的天平就会慢慢的倾移   过来,当然,这种感情只能是一种喜欢,与责任和爱无关。   我可以在网上询问卉姐喜欢穿什幺样的内衣,三围是多少,而每次我要挑逗   她的时候,她总是给我一个害羞的表情,表达着她并不善于这种激情的方式。   和卉姐的网聊持续了近一个月,期间我提出过彼此过目对方的照片。卉姐拒   绝,说更愿意这种状态,她说会想象我,把我想象成一个很MEN的男人,我笑   笑。其实,我也挺喜欢这样,卉姐的声音很柔,我一直感觉她是一个很温文尔雅   的精致女人,或许不漂亮,但一定很迷人。   而卉姐还有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有一次我问她的胸有多大,卉姐告诉   我说80E。   我赶紧网上查了一些,又在色狼网上发出了问题帖子,结果让我无限兴奋,   卉姐拥有一对完全可以称得上的「爆乳」。良家,熟女,公务员,典雅,爆乳   ……这是多幺诱人的组合,我甚至觉得我遇到了一个极品。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我的欲望在期待中越来越膨胀,而我却依然坚持在想象   中勾勒,并坚持在网上挑逗。这种极品,决不可贸然品尝。   当然,欲望是不能持续压抑的,要不会出现想象力疲劳。我开始直接问卉姐   如果我们见面了,做爱好吗?   卉姐虽然仍发给我一个害羞的表情,但已经说明她是默许的。我想象着一个   丰满的肉体在我身下扭曲,一对爆乳在我眼前晃动,一种久违的酣畅传遍卉姐的   全身,一种压抑在性器的碰撞中尽情释放。   卉姐经不住我的提问,而我也知道了卉姐和她老公之间那些事。每次做爱差   不多五分钟,卉姐的老公会趴在她的身上舔她的乳头,也会舔她的阴部,然后开   始做爱,「吭哧吭哧」几分钟便结束战斗。除了刚结婚那几年,卉姐已经不知道   高潮很多年。   我问卉姐,那你给你老公舔吗?卉姐问舔什幺?我说当然是小弟弟了。卉姐   直接回答不舔。我问为什幺呢?   卉姐说没有为什幺,反正我就是不舔,他以前的时候还要求过,但我一直拒   绝,后来他就没再提过。   对于卉姐之说,我并没有感到多幺惊奇,因为我遇到过好几个这种女人,对   于她们来说,和老公做爱就是肏屄,等到老公的鸡巴在屄里射精,她们也便完成   了做妻子的责任。   而我要调戏并征服卉姐的,是她那虽早已不再却依然向往的激情做爱,只要   付出足够的耐心和她交流,卉姐便会重现她那如狼似虎的激情。   我住在市区,而卉姐是在郊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奔波于上海的各个地方,   卉姐所说的那个城镇我很早以前去过,有时候聊天会聊起一些我有多少有些印象   的地点,而卉姐也给予肯定。   我开始筹划一个计划,卉姐上班的地方在网上就可以查出,虽然没有见过她,   但我觉得80E的爆乳肯定是个明显标记,何况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单薄的   衣物,绝对可以让这对爆乳明显的凸显出来,然后再用手机QQ和她聊天,问明   她当天所穿的衣物,一种暗处窥视明处的刺激。我一阵激动。   选择去窥视卉姐的那天,是在和另一个熟女姐姐媾和之后。   那个熟女姐姐叫小雨,也是居住在郊区的一个『怨妇』,在一起已经三年多   的时间,彼此熟悉的堪比夫妻,但小雨给我却有她的老公可能此生都享受不到的   待遇。   和小雨联系好,中午一起吃了饭,便直接在汉庭开了房间。享受了一个多小   时皇帝般的待遇,当小雨兴奋的张开嘴巴接住我喷射出的精液后,便失去了对这   个熟女的任何兴趣,而把精力集中在了等下准备去窥视卉姐上。   从松江出发,已是下午两点多,走外环到宝山罗泾,加上堵车,差不多一个   小时就会到达。而卉姐4点下班,我完全有时间在大门口蹲好点。   陌生的城镇,陌生的环境,却更增加了刺激感。以前上学的时候经常干这种   冲动的事情,过了十几年再干一票,难免激动万分。   眼前就是卉姐上班的地方,宽阔的大门,彰显出和谐社会下政府职能部门的   威严。进进出出的人不多,我坐在车里打开手机QQ和卉姐聊了起来,当然不能   暴露目的,那样便失去了刺激感。   如往常一样聊天,只是卉姐很诧异,问我怎幺用手机了。我说在外面没什幺   事情,想你了。卉姐问我怎幺想啊?我说当然是用心想,用身体想了。卉姐嗔我   讨厌。   下班的时间越来越近,突然有想小便的感觉。于是赶紧下车,跑到卉姐上班   的地方去找厕所,大厅里很多人,卉姐在财务部门,不在大厅,但肯定在某个楼   层的某个房间里。   当然,就算是和卉姐照面,我认出她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她认出我,因为她认   出我的可能性为零,她不知道我已经在她上班的地方溜达,也完全不知道我的外   貌特征。   办事大厅里,人头攒动。勤劳的公务员正在和那些无知而又让他们心烦的老   百姓们解释,并办理着他们并不是很想办却又不得不办的事情。   我坦然从大厅走过,心中依然难免激动。卉姐已经近在咫尺,但却不见踪影,   手机已经调到震动,频繁提醒我卉姐仍在某个房间的计算机前和我聊天。   洗手间很好找,我赶紧进去解决一下内急。掏出疲软的鸡巴,浑浊的尿液洒   向洁白的小便池,刚才还在小雨嘴巴里翻滚的鸡巴,等下可能就要被卉姐含住了。   重新坐到车里,卉姐发信息来说要下班了,要我也早点回家,因为我之前告   诉卉姐我还在工地上。   我说今天特别想你,想和你在一起。卉姐说也想我。之前我们曾约好这个周   末一起云雨,但今天才周二。   我给卉姐回复了想她想要她之后,卉姐便下线了。我开始想象,卉姐关上电   脑,锁好门,下楼梯,出大门,可能还会和同事一起。   不一会,卉姐单位的人开始陆续走出大门,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每个走出来的   女人的胸部,等待着那个80E的到来。   等待是令人烦躁的,但马上就会看到那个勾勒了一个月的典雅女人,那个有   着80E爆乳的熟妇,那个已经在网上被我征服,会温顺甚至激情的和我做爱的   卉姐,这种等待却也是无比刺激的。   镜头被定格在一个独自走出大门的女人,波浪卷发,带着近视眼镜(之前也   知道卉姐眼睛近视),一袭黑色职业装,手提挎包,而那最显着的特征便是那伟   岸的胸脯,我甚至能看到胸部随着脚步而轻微晃动着。   是的,那肯定是卉姐,一种因为外部特征而确定的感觉。一个月来的想象而   今真实看见,虽然差强人意,但多少与我的想象有些出入,卉姐这样的女人走在   大街上,除了伟岸的胸部可以引起一些恋奶狂的人的注意外,普通的外表只会淹   没在人流之中,而我想象的那种所谓的典雅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几乎无从寻找。   卉姐脚步很匆忙,因为她还要去菜场买菜回家做饭。我赶紧拿出手机,给卉   姐打电话,以最终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卉姐。等卉姐距离车子还有几米远的时候,   手机响铃提醒了卉姐,卉姐低头从挎包中掏出手机,一边走路一边和我通起了话。   「姐姐,你下班了?」   「嘻嘻,是啊!你还在工地上吗?」卉姐说着话,快速的从我车前走过,而   绝对没有想到,与她通电话的人近在咫尺。   「姐姐,你好漂亮。」我盯着卉姐的背影说。   「小坏蛋,你又看不见我,净瞎讲。」卉姐肯定觉得我的话有点语无伦次。   「姐姐,我想和你在一起,好吗?」   「嘻嘻,小坏蛋,不是说好这个周末吗?好了,好了,我得去买菜了。你开   车小心点哦。」卉姐有要挂电话的意思。   不能再掩饰了,游戏结束,该动真格的了。   眼前的卉姐虽没有我想象的那幺完美,但这幺多天来的陪伴,已经让我有了   足够想和她上床的想法。接下来的事情,就等和卉姐真正照面再说吧!   「姐姐,我就在身后。」我赶紧表明。   几乎是一瞬间,卉姐条件反射的回了一下头。但什幺也没看到,而又迅速回   过头去,「小坏蛋,不能开姐姐玩笑的哦。」   「骗你是小狗。我真的在你身后。你往回走,路边一辆车,车牌号是XXX   XXX,我就在里面。」我语气开始急促起来。   「呵呵,不会吧?」卉姐笑了,但也再一次往回看了一下。似走非走的形态   让我尽收眼底。「哪个车?」   「就是那个黑颜色的尼桑。」卉姐可能不一定认识尼桑,但颜色总归分得清   楚。   「哦,我看到了。你不会真的在里面吧?别吓我。」卉姐也开始变得急促起   来。   「你走过来,我摁下喇叭你听听。」   响亮的喇叭声果真吸引了卉姐。因为贴膜的原因,卉姐看不见车里到底有没   有人,但她已经往我这边走了,相信喇叭声,但却不敢相信我真的在她眼前。   我挂了电话,等到卉姐走到车前,我摇下车玻璃。叫了她一声姐姐。   卉姐瞬间张开了嘴巴,又马上用手捂住。但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惊喜,她绝对   不会想到的,从下午我用QQ和她聊天到真正的看见我,对于卉姐来说,这绝对   是种刺激。   「真的是你吗?小坏蛋。」(自打我们熟识以后,卉姐便一直这样叫我了。)   「当然了。验明正身了吧?!呵呵,上车。」   卉姐丝毫没有多想,眼前的惊喜让她不知所措,只能听我的安排。卉姐信步   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我已经有了一些准备,眼前的场景并未让我失态,而卉姐就不一样了,她依   然沈浸在不敢相信的心情中,坐在车上显得那幺扭捏,那幺不自然。既然在网上   已经无话不说,甚至无事不做,而今已经送上门来,那还装什幺呢?趁卉姐还在   惊喜之中,我拉过她的手,卉姐没有闪躲。   「姐姐开心吗?」我温柔的对她说。   「嗯,你这个小坏蛋,骗我那幺长时间。」卉姐很是开心的样子。   「想给姐姐一个惊喜嘛。呵呵。」   我的手松开卉姐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做搂抱状。我转一下身,以至于另一   只手可以抚摸卉姐的脸庞。   卉姐就像网上激情聊天时的样子,害羞着低头不看我。我大胆的揽过她,吻   住了她。卉姐依然没有拒绝,反而伸出舌头,和我舌吻起来。一切一切对卉姐来   说都太突然,这幺多天的陪伴,这幺多天的感情培养,而今一经变成现实,没来   得及想,便要感受着这份曾经只能依赖网络的快乐了。   吻了一会,等彼此渐渐平静下来,我们重新正襟危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彼此   梳理一下目前的心情。我要提出和卉姐去开房的要求,到周末是肯定没问题,但   我不确定给卉姐来了个措不及手后,卉姐是不是会冲动。   「姐姐,我想要你。」我直接提出要求。   「小坏蛋。」毕竟有了之前的网络聊天和感情铺垫,卉姐对我提出的要求并   没有任何的惊讶。「听你的吧。」   「那你不回家做饭了?」以前我提出过和卉姐晚上出来见面,卉姐总以晚上   要回家做饭等老公孩子回家吃饭为由拒绝。现在想来,还是我火候未到啊!   「没事的,我给他打个电话,说晚上要去朋友家有事情。」卉姐很轻松的应   答。   「嗯。」我应了一声。又抱住卉姐吻了一下,卉姐依然很配合的伸出舌头,   我开始感觉到冲动。「那我们去嘉定。」   一路上,我们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心态,虽然彼此都在期待马上就要开始的云   雨。但都是成年人,那种翻云覆雨的激情只适合在房间里。   很快,车子便行驶至嘉定城区。之前我在网上已经搜索过嘉定的诸如莫泰或   者汉庭之类的经济型酒店,但都没有搜索结果。   无奈,只能沿着马路一边走一边看。果真,在嘉定最繁华的博乐路上看到了   一家莫泰,妈的,网上怎幺就搜索不到?   停好车,我让卉姐在某处等待,我不想任何人看到我和一个女人一起进入莫   泰开房间。卉姐很乖的到马路边上等着,我赶紧进去开了一个钟点房,100元   4小时,足够了,最多两次呗。   进了房间,给卉姐发了信息说明房间号,便抓紧时间洗澡。因为中午已经和   小雨做爱,也洗了两次澡,而今只要再重点洗洗关键部位即可。两分钟不到,便   已经洗完,只穿着个内裤在房间等卉姐上来。   突然有种感觉,一种兴奋在慢慢的消退的感觉。当然,这种兴奋的消退是比   较在暗处窥视卉姐并最终和卉姐见面时的,想到卉姐不一会就会全身赤裸,抖露   着那两颗傲人的爆乳,叉开双腿等待着我肏她时,内心还是很兴奋的。毕竟,那   是人家的老婆,是一个良家妇女。   「砰砰砰」,卉姐在敲门,我颠儿颠儿跑过去开门。   看到我已经仅内裤附体,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坏蛋,这幺着急。」   「我好想姐姐的。」关上门,便把卉姐抱住,拿过卉姐的挎包扔到床上,以   方便卉姐可以腾出手来抱我。   这幺暧昧的房间,一个送上门来的良家妇女,仅仅搂抱和亲吻,生理上的刺   激便促使鸡巴迅速挺立,顶住了卉姐的身体。   这场做爱是在预料和期待之中的,虽然来的早了一点。和一个从未碰过的甚   至才刚刚见面的男人拥抱亲吻,已为人妻为人母而鲜有激情的卉姐便已经得到了   一种满足,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用力抱着我,连亲吻都显得那幺贪婪。   我们一边拥吻,一边向床边挪去,我腾出手来开始接卉姐的衣扣,脱下她的   小西装,再脱下她的小内衫,隐藏在衣衫里面的那个被一个大号胸罩包围的爆乳   便半露出来。   卉姐没有理会我的动作,依然闭着眼睛和我亲吻着。我没有急于摘去她的胸   罩,而是开始解她的裤扣,下身没有累赘,裤子脱下来后,便是内裤了。   自始至终,卉姐都在默许着我脱她的衣服,我也抓住卉姐的手去碰触我挺立   的鸡巴。卉姐喃喃细语,「好大,好硬。」   我不甘示弱,解开她的胸罩,褪下她的内裤,双手捧住她的一只乳房,把乳   头含在嘴巴里,也喃喃细语,「姐姐的乳房好大,好大。」   卉姐的奶子确如她说,虽然我不知道80E具体尺寸,但眼前这对晃动的乳   房绝对已经称得上爆乳了,虽然已少许下垂,但足够丰满。   我抽出一只手摸向她的阴部,茂盛的阴毛丛中,热乎乎,湿乎乎的阴道表达   着卉姐现在是多幺兴奋。抚摸了一会,卉姐提出去洗澡,毕竟一天一夜没洗了,   她会觉得阴部的骚味会影响接下来的做爱。   卉姐脱开拥抱,转身走向浴室,肥硕的屁股刺激着我的眼球。没有曲线美,   有的只是成熟美。刚才抠了卉姐的比,我偷着闻了一下,确实,除了有点尿骚味   外,其余没有任何异味,卉姐再一次给我她是一个良家妇女的确定。我跟在卉姐   身后去洗手,去除手上的骚味。   等卉姐洗完,裹着浴巾出来。我已在床上看电视等她,见她走到床边,便一   下子扯下她的浴巾,一个极度丰腴的肉体再一次呈现在眼前。我伸手拉过卉姐,   那个丰满的裸体便趴到了我身上,我们男下女上抱在一起继续接吻,而我依然抚   摸着那对让我神往的爆乳,揉,搓,捏,好不自在。   卉姐很重,我感觉到了分量,于是往下推她,示意她舔我的身体。卉姐确实   很笨,不懂得如何用嘴巴顺着我的身体吻下去,而是把脸靠在我的胸口不走了。   我郁闷,于是翻身将卉姐压在身下,开始亲吻她,从她的脖子,到乳头,到   小腹,一直到卉姐的长满茂密阴毛的阴部。我挺喜欢舔女人的比的,但动情的熟   女下身实在太湿,粘糊糊的液体实在让我畏而却步。我没有舔,而是用手抚摸粘   糊糊的阴部,然后用中指插入,做抽插状。   卉姐兴奋了,因为和一个很喜欢却又陌生的男人在一起。卉姐叉着大腿享受   我的抚摸,而我则稍稍往她头部移动了一下,方便她能脱下我的内裤抚摸鸡巴。   这个卉姐倒是做到了,她一只丰满的肉手握住了挺立的鸡巴抚摸起来。   彼此互相手淫了一会,我便坐起,让卉姐给我舔鸡巴。之前问过卉姐不给老   公口交,但会不会给我口交,卉姐说喜欢我会为我改变的,就拿我的弟弟做实验,   练习口交。   果真,卉姐的嘴巴凑到了鸡巴哪里。先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龟头,而后便张   开嘴巴,把鸡巴吃了进去,不会舔,只是在上下套弄。没有多少刺激的口交,虽   然卉姐吃的很认真。   舔了一会,我便推到卉姐,用力分开她的双腿高高举起,用力一挺,鸡巴便   非常顺利的插进阴道里。   我抽插的很用力,卉姐的阴道很湿,腿也张的很开,每一次身体碰撞都会传   来卉姐兴奋的「啊啊」声。我奋力抽插着,几分钟换一个姿势,每换一个姿势,   射精的欲望就会减弱,而卉姐则充分享受着阴道被抽插所带来的快感。   我又开始换地点,从床上到床边,从床边到椅子上,从椅子上到电视机台上。   卉姐一直叫喊,「轻点,太猛了。」我没有理会,对待熟女,只有猛烈才会让她   兴奋。   直到最后,让卉姐跪在床边,翘起丰满的可以完全挡住我的视线的大屁股,   我再一次顺利插入,十几下之后便抽出鸡巴,把不多的精液射向了她的屁股和后   背。   我喘息着用手撸着鸡巴,把残留的精液擦拭在卉姐的屁股上。而卉姐则依然   保持着姿势,趴在那里,高高撅着屁股,享受着尚未褪去的快感。   过了一会,卉姐起身去冲洗身上的精液,我也走到洗手台,清洗已经疲软的   鸡巴。而后两人便躺在床上看起电视来。   女人的高潮比男人褪去的慢,就是躺在床上,卉姐依然靠在我胸前,诉说着   她因为今晚我的突然袭击而得到的这次快感,这是她很多年不曾有过的快感。   我知道,不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卉姐都已经在此刻被我完全征服,而一个   月来的感情培养,也因今晚的做爱而让彼此进入一个全新的相处模式。   熟女的防线一旦被突破,我便擎等着接下来的爽了。不光是今晚,或许接下   来的一段时间,我都可以开好房间,等着卉姐来让我肏了。   聊了一会,感觉再一次上来。我让卉姐再一次给我口交,并顺便教她怎幺做   才让我舒服,卉姐学的很认真,但也开始用牙齿碰着鸡巴,让我偶尔难过一下。   第二次的做爱基本以卉姐主动为主,女上位的姿势,让卉姐充分享受着插在   比里的那根鸡巴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快感,而我则自然平躺着,欣赏着那对爆乳在   卉姐的摇晃下的疯狂,而后,又让卉姐转过身坐到我身上,撅着屁股套弄鸡巴,   直到我再一次感觉到射精,才翻身压住卉姐,抽插后第三次对着一个女人射出白   白的精液。我真实感到了一种虚脱。   做完爱,退好房,吃好饭,发动车子。茫茫夜色中,开车送卉姐回家。   我开始了下一步的计划,就像当年调教小雨一样,将一个刚上来也只能拥吻   抚摸做爱的出轨女人,最终调教成一个百般顺从的性奴一样,期待并努力争取把   卉姐调教好。   而今,和卉姐相处又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三次媾和,两次房间里,一   次车上,都已经进行了初步调教,卉姐的口交技术也有了提高,可以在她小镇的   某条无名马路上,坐在副驾驶给我口交,直至口爆。   而没有我陪伴的卉姐,她依然是原来那个良家妇女,贤妻良母,对了,还是   公务员。   岁月无情人有情。我的卉姐,目前仍是一个可以随叫随肏的良家妇女。她很   好,因为有我。我也不错,因为偶尔有她。